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品牌 > 创新品牌 > 正文

贫困乡下的芭蕾舞苗子:初衷是就业,梦想是当主演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0-06-03

  贫困乡下的芭蕾舞苗子:初衷是就业,梦想是“当主演,跳独舞”

  芭蕾舞,一项极致优雅的艺术。在许多大城市,不少中高收入家庭愿意投入不菲的费用为孩子报芭蕾舞培训班,目的可能只是为了培养高雅的气质,让举手投足之间多一分赏心悦目。

贫困乡下的芭蕾舞苗子:初衷是就业,梦想是当主演

正在练习舞姿的舞蹈学员。骆云飞 摄

  对于在海南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来说,芭蕾舞是只在电视里看过听过的存在,像是天边遥不可及的梦想。许多人没有想到,芭蕾舞,会成为他们之中一些人改变命运的可靠途径。

  来自山里乡下的舞蹈苗子

  两条平行线开始交集,缘于一所学校的诞生。海南省歌舞团附属芭蕾舞蹈学校成立于2009年,致力于培养本土芭蕾舞演员,组建一支属于海南的芭蕾舞团队。创立之初,学校就将目光投向海南贫困家庭的孩子,特别是黎族、苗族的孩子。

贫困乡下的芭蕾舞苗子:初衷是就业,梦想是当主演

正在练习舞姿的舞蹈学员。骆云飞 摄

  “他们的身材优势明显,很多天生就具备芭蕾舞演员‘三长一小’——腿长、胳膊长、脖子长、头小的标准。”该校副校长刘幸介绍,学校派出的招生团队深入各个市县、乡镇、村庄,寻找一个又一个“好苗子”。

  一批批精挑细选的孩子被选进了海南历史上第一座专修芭蕾艺术的学校。“这些孩子中不乏家庭贫困的,学校给他们免学费或只收少量学费。有的学生住得偏远,家长没有电话,录取通知书要辗转几个人才寄得到。”

贫困乡下的芭蕾舞苗子:初衷是就业,梦想是当主演

正在练舞的学员。骆云飞 摄

  许多人做出选择的原因很现实:学校学费低,可以给家里减少负担,毕业后可以留在海南省歌舞团工作,就业有保障。

  从事舞蹈教学11年的刘幸从小习舞,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系。她还记得11年前第一次见到入校新生时的震惊和心酸。“不像大城市里打扮漂亮的孩子,眼前的孩子一个个被晒得黝黑,穿着随意,有点‘灰头土脸’的感觉。”当她问孩子们芭蕾舞是什么时,她得到的只有长时间的沉默。

  舞蹈让贫困孩子有了更精彩的可能

  海南省歌舞团附属芭蕾舞蹈学校位于海口市蓝天路,学校不大,创立之初只有一间排练教室,后来才慢慢扩到七间。

  在老旧的舞蹈教室里,学校各个年级的师生在挥汗如雨地上课。一年级的软功课气氛最为紧张。一群十二岁左右的小女孩,练习着压腿、劈叉、下腰,有的疼得龇牙咧嘴,有的疼得嚎啕大哭。

  与许多五六岁就开始学习舞蹈的孩子不同,海南省歌舞团附属芭蕾舞蹈学校的新生大多已经十二三岁,这种年龄开始练习软功,要比幼龄学员付出更艰苦的努力。

贫困乡下的芭蕾舞苗子:初衷是就业,梦想是当主演

艰苦的软功课。骆云飞 摄

  11岁的赵小慧正在老师吴明珊的帮助下练习压腿,尽管疼得眼泪直流,她还是咬紧舞蹈服的领口,坚持完成训练。

  “像着了火一样。”下课后,赵小慧如此描述双腿的疼痛,“但再苦也要坚持,要像姐姐一样!”

  11年前,作为该校的第一届学生,赵小慧的姐姐赵小蕾也曾经在这间教室吃过一样的苦,而如今,这位黎族姑娘已经是北京舞蹈学院的本科大一学生,成为父母眼中的骄傲,也成为妹妹心目中的榜样。

贫困乡下的芭蕾舞苗子:初衷是就业,梦想是当主演

正在练舞的男学员。骆云飞 摄

  一年级的软功课是追寻舞蹈梦的分水岭。为了锻炼柔韧度,孩子们要努力地拉伸自己的身体,忍受撕心裂肺的疼痛,一些吃不了苦的学生在第一学期没结束时就离开了学校。而留下的学生,为了一个优美的姿势,不仅要直面疼痛,还要日复一日地重复枯燥的训练。身上的伤痕是家常便饭,用煎熬和汗水才能换来一次次成长和蜕变。

贫困乡下的芭蕾舞苗子:初衷是就业,梦想是当主演

一位舞蹈小学员的背影。骆云飞 摄

  “练功疼的时候就抠衣服,都把衣服抠出洞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穿足尖鞋的脚指甲翻了又长,长了又翻。”“太难受了就哭一场,哭完了继续练。”学员纷纷分享自己练功的经历。

贫困乡下的芭蕾舞苗子:初衷是就业,梦想是当主演

学员穿着足尖鞋跳舞。骆云飞 摄

相关文章:

特别声明:除东北资讯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东北资讯网立场!

东北资讯网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