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热图 > 搞笑图片 > 正文

无人超市武汉上线疫情后无人零售能否“翻身”?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0-03-03

原标题:无人超市武汉上线 疫情后无人零售能否“翻身”?

  无人超市、无人咖啡机武汉上线

  疫情后,无人零售能否“翻身”

  自疫情暴发以来,除了线下超市、生鲜电商等一些主流渠道外,无人零售也成为人们生活用品购买渠道之一。

  前不久,火神山医院建成交付后,疫区无人超市随即上线,其由阿里的淘鲜达和湖北连锁超市中百仓储承建,超市24小时营业,开业第一天接待200余名顾客;瑞幸无人咖啡机“瑞即购”也已入驻武汉多家医院。在抗疫的过程中,无人超市、无人配送、无人柜等显得尤为重要。

  其实,早在前几年无人零售曾经很热,但很短的时间内,它经历了从瞬间火爆到一地鸡毛,再到暗流涌动,这其中原因何在?未来,无人零售又将往何处去?

  曾经的辉煌始于2017年

  当线上获取流量的成本越来越高,发展也几乎到达天花板时,2016年,亚马逊第一家无人体验店Amazon Go开业,创行业先河。随后国内商家迅速跟进。2017年,新零售的概念横空出世,虽然每个人对它的解读都不相同,但无人零售因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前沿技术的应用,以及移动支付和配套设施的逐渐完善,迅速被市场和资本寄予厚望。

  2017年5月的某一天,欧尚上海杨浦店暨其中国公司总部的门口,悄悄搭起了一个无人便利店。这个外形类似集装箱的店面,有着一个很潮很互联网的名字——缤果盒子。也是从那时起,无人零售的大幕正式拉开。当年6月底,缤果盒子就宣布获得超1亿元A轮融资。其CEO陈子林对媒体谈及经营思路与未来目标时说,一年内要完成5000个网点的铺设。

  他的豪言确实进一步刺激了创业者的敏感神经,各种无人便利店开得更猛。2017年10月,京东开了首家无人超市,用人脸识别和无线射频识别(后续转为摄像头+传感器识别)技术,实现全程无人干预购物。

  与此同时,另一种形态的无人零售——无人货架也发展迅猛。2017年6月,后来的明星创业公司——果小美、猩便利正式上线。果小美天使轮就获得IDG的投资,猩便利的A轮融资也由红杉资本领投。

  据IT桔子统计,2017年共有93起无人零售事件获得融资,占新零售领域全年获投事件的半数以上。但谁也没想到,仅仅一年多,曾经被资本追捧的公司就像多米诺骨牌般纷纷倒下。从2018年年初开始,果小美、猩便利、GOGO小超市、七只考拉、缤果盒子等明星企业就接连被曝出亏损、裁员等消息,还有的已经倒闭。有媒体甚至称,“发生于2017年的第一代无人零售,已死”。

  成本和技术是发展瓶颈

  受疫情影响,在“无接触”的诉求下,让无人零售再次受到市场关注,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被消费者所接受。但疫情结束后,“无接触”的特殊场景消除,无人零售的一些短板就会显露出来。

  在专注于智能零售系统研发的北京卓唯智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任飞翔看来,无人零售从火热到寂寥,主要是因为尚不能回答大爷大妈“买菜更便宜了吗”的问题。

  早期无人零售的卖点是更节约人力物力,提高效率。然而,对无人店本身来说,前期店面几十个监控设备和后台大量云端部署都是不小的投入。虽然线下的人流成本比线上低很多,但相比传统店面,无人店仅仅少了收银员的成本,补货、整理、清洁、运营照样需要人工进行。

  澳盈资本创始合伙人肖毅认为,此前无人零售的大量倒闭主要是因为货损率高,“因为它所处的环境是开放的,商品很容易被拿走。”他分析,相对而言,处在封闭或半封闭场景下的无人零售更合适,比如设置在办公区域、众创空间等场所的无人便利店。至于占地面积更大的无人超市,肖毅说,其技术和系统研发需耗费大量资金。

  而无人店内的智能技术也并不算成熟,经常会遇到用户无法识别、无法结算、无法开门等故障,出现一次可能就让顾客不会再有第二次进店的欲望。

  同时,人们对无人零售繁琐的注册过程和支付过程也感到头疼。“像我们这种老年人操作起来很困难,而且店里没有导购,想找些东西也不方便。”56岁的王阿姨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零售专家李维华则指出,从业者应该意识到,无人零售的关键词是“零售”,而非“无人”。“很多人都把‘无人’定义为关键词,所以就误把自动支付、无人值守等作为店面亮点,却完全或大大地忽略了‘零售’这个关键词的真正意义,好奇心和新鲜感引发的生意终究是冲动和短暂的。”

相关文章:

特别声明:除东北资讯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东北资讯网立场!

东北资讯网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