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写真 娱乐新闻 热点图酷 搞笑图片

红孩:大运河之畔的文学世界

搞笑图片 时间:2020-02-07 12:12 点击: 作者:采集员
[导读]【人物名片】红孩,著名作家、学者,20世纪60年代生于北京。《中国文化报》文学副刊主编,中国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环境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全国未成年人生

红孩:大运河之畔的文学世界

【人物名片】红孩,著名作家、学者,20世纪60年代生于北京。《中国文化报》文学副刊主编,中国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环境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全国未成年人生态道德教育工作委员会委员。代表作:散文集《东渡 东渡》《运河的浆声》,话剧《白鹭归来》、电影《风吹吧麦浪》等。

(人民交通杂志讯 )红孩初印象:三分书卷气源于温文尔雅,三分亲人感源自平易近人,还有着四分特立独行的“孩子气”。不刻意炫耀,不吝啬夸人,不屑于浮躁社会场,却也会肯定自己;不世俗,不波流茅靡,但也不缺少人间烟火的气息。言语中在诉说着自己,却也能通过言语让人看到他眼中的家与国。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运河转漕达都京,策马春风堤上行”……运河文学,似乎是由运河船载以入;可以说,运河文学,记录着运河之历史韵味,点缀了沿河城市的美丽。也因如此,运河温柔着、丰富了文学。

比肩继踵的庙会,饱经沧桑的古桥,闻名遐迩的寺庙,烟雨朦胧的故居……这运河的每一处痕迹都透露着它的独家记忆;品读大运河,“一梦于今朝”溢于言表;慢慢从它身旁走过,仿佛慢慢走进了它数千年的历史脉络中。而每一个读它的人,也在追寻中成长,在成长中渴望,在渴望中愈加丰富着它的文化。红孩亦是如此,故乡运河之畔,看他文化世界,读他古香文化,见他运河期许……

聊红孩老师:真性情的独行者

谈起红孩与大运河之间的缘分,那要从故乡之“缘”,文学之“分”来说。

何谓故乡之“缘”呢?红孩出生于北京东郊双桥农场,通惠河、萧太后河两条漕运河流自京城一路向西穿境而过的地方。起初,他居住的叫做于家围的村子位于大运河通州张家湾码头到京城广渠门四十里大道的中间路段。小时候,红孩就是个特立独行的人。放学之后,年龄相仿的孩子都乐于游戏时,他却有两件事要做:去和农场的人聊天,去通州邮局买刊物、买报纸!后来搬到距大运河五、六里的梨园,再到京城东北三环的西坝河周围……虽然搬了几次家,但终究都没有离开过大运河。

“你还是上学时的那个样子,总是那么开心,乐观。”在散文《相思无因见》中,红孩老师听到许久不见的老同学这样的评价十分坦然,“生活就是这样,开心也一天,憋心也一天,人干嘛跟自己过不去呢?!”也便是这份真性情,让他在处于遍地荆棘、寸步难行之时依然能保持豁达的良好心态。1983年,红孩老师中考失败,虽然选择了由农场和中学联办的畜牧职业高中,实际却可以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他从未想过一辈子待在那个地方。从那时起,他开始考虑未来的出路,也是从那时起,他从文学刊物上知道了大运河之畔的刘绍棠先生,从此便踏上了他的文学创作之路。在高中开学后,他怀揣着截然不同的感情骑车去通州东关的大运河看了一遭,也正是这一遭,刷新了他对大运河的认识,正式开启了他的运河文学之渊。

何谓文学之“分”呢?红孩老师认为,“文章落于纸笔是个技术问题,而写作靠的是生活积累后的提炼,一个生活积累丰富的人,是不会在乎技巧的。”其实,农场这段经历在丰富了他年少生活的同时,于他而言更是一种生活上的积累。出生于运河之畔,生长于运河之畔,从小经历的是运河的故事,积累的是运河的素材,对身边的三条运河有着不同的心境,而这种心境也深深影响了作品,话剧《白鹭归来》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最近几年是‘回归’,回归到通州,回归到大运河畔,回归到双桥农场,其实这也是我个人创作的归来。”《白鹭归来》情节跌宕曲折,引人入胜,人物形象丰满,个性鲜明,无论是立意还是手法都十分经典,但令人诧异的却是其并没有“反复易稿”。红孩骄傲地说,“我写的事件、人物都是我所经历的,它的创作只用了七天就一稿完成了。”《白鹭归来》作为围绕北京一城三带大运河之萧太后河创作的国内首部散文话剧,表现历史,但不还原历史,立足当代,展望未来,以海归女学生的视角看今天北京郊区的变化,淋漓展现了富裕起来后当代农民的精神风貌。

在长江黄河的治理之后,国家和相关部门将治理的重心指向大运河。恰逢巧合,不免有人认为《白鹭归来》是命题之作,其实不然。“是我自愿的,原来在这个地方工作过,有一定的感情。写完之后,朝阳区文联、宣传部正好对这个主题有意向,一拍即合,才有了后来的话剧《白鹭归来》。我把白鹭作为象征,既是环境保护的这样的一个题材,对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呼唤,也是对精神的呼唤,对海外游子回国参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呼唤。”

红孩很多作品中都有深深的运河烙印,《白鹭归来》就属于典型的运河文学。其实受运河影响的作家很多,但绝大部分作者连自己本土的文章也难出精品。如果用万年不变的眼光去窥探神秘莫测的运河文学世界,就如同井底之蛙,这对于运河文学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现象。基于这番境地,红孩坚定地说:“我未曾想过跟着他们的思路走,另辟蹊径是肯定的。‘不从众’的思维是我从小养成的习惯。”

当所有人都鼓掌,唯独你没有鼓掌,你可能成为众矢之的,但这世上的事情,有时候看似有利实则无利,看似劣势却是优势。打小,红孩就是个有想法的人,无论是在自己的文学上还是自己的生活上,都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魄,这种独特的性格也成就了他。

话剧《白鹭归来》的一次演出中曾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插曲,一位77岁的老太太观看话剧时十分激动,从而导致身体不适,突然倒地,剧场经理赶忙拨打120报急救。老太太在医院醒来后表示:此剧让她想起了自己从前在农村插队的情景,才会如此激动。其实很多人都认为:现在的时代是互联网的时代,现在的文学是网文的时代,网文的发展似乎把纯文学、严肃文学等束之高阁,其实并不是,能让读者产生共鸣的作品就是时代的作品。以红孩的话剧为例,它并没有迎合现代“宫斗”“权谋”等主流题材,而是以自己的经历另辟蹊径;也没有在演员上选择主流明星,反而从始至终都是以“适合”为目的,最终的结果是一票难求。自2018年9月10日公演,到2019年年底,已经连演了四轮二十场,观众累计超过一万人次。第一场在世纪剧院的演出,一千五百个座位座无虚席,现场有许多人都回想起了话剧中的那段岁月,泪流满面。

聊文学:文学该有大担当

“所做文章者,可担当使命,可影响时代,可直击人心,方为大家。”

《白鹭归来》话剧成功之后,回到当下现状,纵观中国文坛,纯文学、严肃文学落落寡合,通俗文学喜闻乐见。随着时代的改变,未来的文学又将会面临怎样的变革呢?这是太多人心中的一个疑惑。

红孩:大运河之畔的文学世界

责编:采集员

精彩评论

网站首页 | 资讯 | 旅游 | 法治 | 教育 | 健康 | 房产 | 汽车 | 财经 | 生活
扫一扫 更健康